CELINFINITE/赛林菲尼 | 百年积淀,诺贝尔科学家助推解锁人类寿命密码

874914455755930071

2018年,大卫·辛克莱尔因为在抗衰老领域的突出贡献被授予澳大利亚勋章和《时代》2018年健康风云人物50人。

这距离2013年大卫·辛克莱尔在《细胞》上发文称“22个月的小鼠使用NMN后,体内NAD+含量和6个月的小鼠达到相似的水平”的论文研究只有短短5年的时间。而这个潜心研究NMN和NAD+的科学家终于成了抗衰老领域的超级巨星,站在科学的前沿向世界发声“我要活到150岁”。

1

大卫·辛克莱尔无疑是成功的,但是NMN研究的背后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初,也正是100多年来许多科学家的共同努力,让抗衰老领域终见曙光,解锁人类密码。

1904年,英国科学家亚瑟·哈登把酵母提取物放入一个由半渗透薄膜制成的袋内,并将此袋放入纯水中。这样酵母提取物中的小分子便通过薄膜进入水中,而大分子则因不能通过薄膜而留在袋内。哈登发现当他这样处理时酵母酶的活性消失,它不再使糖发酵了。然而如果他将渗析至袋外的水加入袋内的物料中,则活性又恢复。通过这一现象哈登发现这种小分子物质含有一种特殊的物质辅酶。

而亚瑟·哈登主要研究酵母的酒精发酵,及酵母中各种酶的性质以及活性,并在1929年与奥伊勒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。而这一研究基础为后来NMN的酶法工艺以及活性研究开创了理论依据。

1

1920年后,奥伊勒歇尔平从酶出发,研究了医学和遗传学问题,发现酶抑制剂和酶的结合能生成十分稳定的络合物,在酵母中提取了NAD+,发现其二核苷酸结构,并优化了酶法提纯的工艺,由此诞生了世界上最早的酶法工艺,而酶法工艺模仿人体内催化酶工作过程,酶法工艺提取吸收利用率高,为后续NMN的提取奠定了基础。

2

1930年,德国科学家奥托·沃伯格发现了NAD+在物质和能量代谢中的作用并且赶上了次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提名。如果说之前的科学家发现认识了NAD+,奥托·沃伯格首次把NAD+和生命的代谢联系在一起,把NAD+的研究推向人类医学和人类健康学。

3

1980年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医用化学系教授乔治·伯克迈耶首次将还原型NAD+应用于治疗糙皮病,这也是人类研究NAD+的实验性尝试。

但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,才真正让NAD+在抗衰老领域发挥应有的实力,继2013年哈佛大学实验室大卫辛克莱尔在细胞上发表论文后,有不少科学家相继开展对NAD+的研究,2016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发现NAD+能通过NMN来补充,因为NAD+分子过大,很难直接被人体吸收,而NAD+的前体NMN可以被很好吸收,而且转化率高,这一发现打开了NAD+抗衰老的密匙NMN。

在需求决定市场的现代化,当诺贝尔科学家和众多研究者奠定了理论和实验基础后,长寿密码被科学家攻破,自然少不了资本的博弈和琅琳满目、参差不齐的产品,据不完全统计到2020年8月市面上关于NMN的产品竟然高达百十余种。

市场利益和市场复杂化的结果就是真正好的产品可能会被埋没,而凭借资本大声吆喝的反而更容易被人熟知。但是,中国古话说得好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,真正的质量由技术和产品本身说话,CELINFINITE/赛林菲尼NMN9001H系列产品正是如此。

CELINFINITE/赛林菲尼NMN9001H源自美国,是BEREBORN BIOTECHNOLOGY LIMITED旗下品牌,公司拥有抗衰前沿科技,每瓶含高纯度NMN 9000mg,修复受损DNA,延缓细胞衰老,增强细胞再生能力,留住时光,焕发年轻光彩。

CELINFINITE/赛林菲尼NMN9001H绕过限速酶NAMPT的限制,直接把NMN转化成NAD+,快速进入到血液,由血液输送到各个代谢器官进行能量补充,恢复细胞的活力。

280044870649117144

CELINFINITE/赛林菲尼的愿景是让健康如此简单,就是希望通过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让人们更便捷的提升生命质量,享受健康生活。现在NMN90001H的上市正是理论和实践的激情碰撞,相信这些科技的成果会让人们重新认识NMN,重新认识衰老,进而创造更美好的生活。

874914455755930071

如今随着NMN的研究越来越深入,一些滥竽充数的商家靠着吆喝忽悠消费者的方式显然已走不通,只有真正拥有核心技术、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才是企业立足的根本,CELINFINITE/赛林菲尼依托百年诺贝尔奖科学家的研究,基于现有科学专家团队,让NMN的市场更透明化,让消费者看到真正的质量和实力。